咨询热线 0561-5222276 0561-5222278
文化产品
文化产品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文化产品

原创小品《二月春早》

发布时间:2023-11-17 浏览:480次 字体大小:【 小 】

编剧:刘洪勇      导演:李俊民

时间:20202

地点:福满楼小区

人物:贾男,30多岁,社区专管员,佩戴防疫志愿者袖章;

      茹妈,70多岁,白茹母亲;

      白茹,25岁,茹妈女儿,医院护士;

      克宁,28岁,白茹男朋友

背景:新年伊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侵袭大地,该市进入公共卫生安全一级响应,小区进入封闭居家隔离状态。

置景:小区公寓楼居室

603号居室住着一位老太太,女儿白茹是人民医院传染科的护士,疫情爆发后,她日夜奔忙于抢救、护理患者,家里的老娘暂时无人照顾。

【幕启,贾男出场。

贾男:(打手机)喂!白茹吗?好温馨的名字。我是福满楼小区的贾男,什么?不是女的,纯爷们。...放心吧!我会照顾的。这不?给你妈送了点吃的。好!暗号照旧。

【对着防盗门呼叫语音对码。

贾男:红豆、红豆,我是绿豆,土豆开门——

【门开了,贾男拎着东西进门。

贾男:哟呵,好神奇,这玩艺儿真灵,不用钥匙也能开门,屋里有人吗?大妈——

【茹妈行动迟缓,慢慢地从屋里走出。

茹妈:谁呀?(惊奇地)哎——你是怎么进来的?

贾男:我就...红豆、红豆,我是绿豆,土豆开门,门就开了,我就很潇洒的进来了。

茹妈:那就请你很潇洒的出去——

【贾男转身就走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贾男:不对!我来干什么的?(转过头来)大妈——

茹妈:谁是你大妈?

贾男:大娘,哦不!大婶,大姨......

茹妈:叫这么亲,一定不怀好意,看你的样子,就不是好人!

贾男:大姨,我长得有这么难看吗?(整理一下发型)虽然我长得有点困难,但不是坏人,看——往这儿看!

【指着左臂上的红袖章示意。

茹妈:哦?红卫兵!

贾男:哦,不...志愿者。

茹妈:志愿者?志愿入室抢劫!

贾男:不......我是来给您送东西的。瞧见没有——方便面。

茹妈:方便面?我就讨厌吃这玩艺儿。

【茹妈拿起方便面扔出去。

贾男:哦别......

【贾男又将甩出去的方便面捡了回来。

贾男:老太太——不,大姨,要不我给您做点可口的,您喜欢吃什么?

茹妈:我喜欢小米粥,香椿拌豆腐,你有吗?

贾男:小米粥,香椿拌豆腐,这有何难,我这就给您做去。

【正要转身走

茹妈:站住!说这么热乎,你是谁呀?

贾男:噢,我就是您的亲人,您就叫我男男好啦。

茹妈:男男?

贾男:哎!好肉麻。您闺女叫我要照顾您的。

茹妈:哦,八成你就是俺那闺女的对象,男朋友?

贾男:对象?看看,送一码子饭,就对上象了,我这冰洁玉身哪能这么随便呢?对象谈不上,男朋友嘛,倒也是,男的朋友,不是女的。

茹妈:哎呀,早说呀,误会了不是,差点把你当成了传销了的。(自语地)你说这孩子,谈了个男朋友也不给妈说一声。来......让妈妈瞧瞧——哎呀!这眼睛,这鼻子,安得真不是地方。

贾男:啥眼神呀?

茹妈:有点像《地道战》里偷地雷的。

贾男:汉奸吗?

茹妈:还不如汉奸呢!

贾男:?!

茹妈:俺这闺女脾气呀,随我。

贾男:我这就给您做饭去,大妈——

茹妈:等会儿,大妈?你把那个大字给我去了去。

贾男:妈——

茹妈:哎!这就对了。你说俺这闺女,整天说忙呀忙,也不知忙些啥呢?

贾男:这不新冠疫情吗,医护人员确实很忙,您老就多担待点。

茹妈:再忙也不能不回家呀,不要妈了?

贾男:这不还有我吗?

茹妈:真是,有个好姑娘,不如有个好姑爷。

贾男:这话我爱听,放心吧!我天天来照顾您。

【说完转身出门,给老太太做饭去了。

【克宁出场。

克宁:红豆、红豆,我是绿豆,土豆开门——

【开门了,克宁进入房内。

克宁:大妈——您在家吗?

茹妈:哟,这么快就回来了。

克宁:大妈,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——海参、鱿鱼。

茹妈:我不是要的小米粥吗?怎么弄些这生猛海鲜?

克宁:白茹说了,要有营养,您看——这些都是大补呀。

茹妈:什么大补?我老太太高血压,哪能吃这个?拿走——

克宁:别介!我好不容易才给您弄到的。

茹妈:这玩艺儿又腥又臊,闻着就想吐,扔了喂狗。

克宁:喂狗?这老太太啥毛病,这么大补的东西喂狗?

茹妈:不愿喂狗那就喂猫。(唤猫)奥米亚斯——

克宁:奥米亚斯?还是外国种呢。

茹妈:奥米亚斯——我的宝贝。

克宁:这...好尴尬。

【贾男带着饭盒入场。

贾男:妈——我来了!(将饭盒放在桌子上)香椿拌豆腐,小米粥饭。

克宁:哎!等会儿,妈?这妈是你叫的吗?你谁呀你?

茹妈:(仔细瞅了瞅)哎!这才是我的孩子。

贾男:听见没有?孩子——(指着自己)我!

克宁:不会吧?老太太,我才是您的孩子,不信你问白茹?

茹妈:不用问,你是冒牌货,生猛海鲜。(指着贾男)他——才是我姑爷。

克宁:(仔细望着贾男)你?还姑爷?

贾男:你听我解释。

克宁:我不听你解释,瞧你这模样,白茹的眼神也太差了吧?

贾男:我是贾...男。

克宁:老太太,听见了吧?他是假的男人,人都是假的,还姑爷呢?

茹妈:吵吵什么呀?还让不让我吃饭了?

贾男:妈——您吃,您吃,味道怎么样?

【茹妈吃了两口,感觉很好。

茹妈:嗯,好!正对妈的口味,和俺闺女做得一样好!

克宁:哎!有的乱,半道杀出个程咬金。(掏出手机给白茹打电话)喂!白茹吗?是我,我在你家呢!怎么闹出个俩姑爷,你脚踏两只船哪?说说清楚。什么?你要走?到武汉旅游?妈不要啦?这样不好吧?告别?喂......(放下手机)气人不?挂了!

贾男:武汉?那哪是去旅游,她是要奔赴前线啊。

克宁:哄谁呢?你们俩这是一块儿要私奔吧。(生气)

【这时,白茹已来到家门前。白茹出场。

白茹:妈——

茹妈:茹儿,你可回来了。家里有点乱,到底你谈了几个男朋友?

白茹:这不重要。妈,我要到武汉去了,车在下面等着呢。

茹妈:怎么?刚来就要走?又把妈搁在这儿哩,你的心里还有娘吗?

白茹:(给娘跪下)妈——女儿对不起您,武汉那边有好多个妈妈等着我呢。等到疫情过去了,春暖花开时,女儿一定回来,好好陪着您!

贾男:白茹,你放心吧,有我呢!

克宁:不是去旅游啊?(克宁终于明白了)。

【贾男扶起白茹。

贾男、克宁:妈!俺俩都是您的好儿子,一定好好照顾您。

茹妈:妈知道了(对着白茹道),那边更需要你,去吧!我的好孩子!

【白茹深深地给妈鞠了一躬,又亲切地拉住贾男的手。

白茹:谢谢你,贾哥——可爱的志愿者。

贾男:谢我什么呀?这是我应该做的。要谢就谢你,要谢就谢那些千千万万个白衣战士!在祖国最需要你们的时候,挺身而出,守望相助,勇往直前!

【白茹整理好了行李准备离开。

白茹:我要走了,拜托您了。

茹妈:你要平安地回来,妈在家里等着你——

白茹:(含着眼泪)妈——

贾、克:向最美逆行者致敬!

【音乐起——

【歌曲:愿你像一朵小白花,花从人民心底发,待到春暖花开时,自有花开遍中华……

白茹:再见!

【贾男、克宁向白茹挥手致意。茹妈含着眼泪目送女儿奔赴远方。



剧终




20203月于相山之声